繁体版 简体版
万相之王 > 都市言情 > 修真万年归来 > 第1333章这,这这些人都是谁啊?

周权说着就拉着姜天他们到处观看一番。

他们看到,在巨大的斗兽场之中,天星修士拿着低劣的法器与凶残的妖兽战斗,他们被妖兽打得骨折筋断,口喷鲜血,甚至直接一口吞掉,只为了赚取几块晶石,用这些晶石,获得居住资格。

而赤野的修士,哪怕凡人,都有资格坐在金碧辉煌的看台上,周围,穿着轻薄纱衣,胴体若隐若现的侍女穿梭往来,婉转逢迎,过着犹如酒池肉林的生活。

他们看到,容貌端丽,身份高贵,原来是城主之女的天星少女,此时已然饿得瘦骨伶仃,穿着褴褛衣衫,在这里被当成奴隶售卖,他们的父母亲人也是为了获得居住权,甚至只是一点灵谷,不然,就要被活活饿死。真龙连忙给出几十块晶石,让她免于沦为奴隶的命运。

他们看到,两名天星练气修士,原本是兄弟,为了一点蝇头小利,拔剑相向,打得血头血脑,你死我活,为了生存,人性的丑陋被放大成千上万倍。丁铃铛连忙上前劝阻,祭出一些灵谷和食物,送给他们。

他们看到,有受伤的修士,没有灵药,血肉模糊的创口生出蛆虫,恶臭扑鼻,躺在地上奄奄一息,痛苦呻吟,眼神满是绝望和无助,含着妻儿的名字等死。

他们看到,酒肆之中,很多天星修士聚集饮酒,眼神绝望而颓丧,喝得晕三倒四,大醉酩酊。他们醉生梦死,希望麻醉自己来忘记亡国灭种祖地失陷的痛苦。其中有人泪流满面,拍桌怒吼要打回天星去,但只迎来无情的嘲笑和奚落。

……

“那个被卖的女奴,是聚风城的城主之女,才艺双全,没想到……”

丁铃铛看得双眼含泪,娇躯都止不住轻颤,粉拳紧握,想竭力忍住泪水。

“这就是战争。一旦失败,连奴隶都不如,生不如死!”姜天感叹道。

遇到不平之事,他们有时候出手帮忙和援助,但大多时候,只是静静地看着。

地球界也好,天星界也罢,很多文明,都并没有意识到星空的危险,没有明白生存是何其艰难,总是抱有幻想。

这才是残酷的真相。

落后就要挨打,人人概莫能外。

“这都是我们失职,没有守卫好天星界,才让他们受苦!”

丁铃铛一路施舍,救助那些重伤的修士,擦着眼泪喃喃道。

旁边,白泽脸色惭愧,背负双手,望着天空,一言不发。

“这不怪你们!天星的衰落,要从星际流浪的‘急刹时代’算起,那时候,墟皇突然翻脸,攻击仙土和诸多次元世界,天星界紧急停住推进法阵,但已经导致诸多聚灵阵、重力阵法的不稳和崩坏!”

“千年前,又遭到域外种族的入侵,圣天教主一剑斩破传送阵,形成一剑谷,那时候,阵法彻底崩坏,从此后,数百年来,金丹都难出一个。”

“与已经进入南门双星引力范围的瑶池等世界相比,天星界的基础太差了,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!所以,你们不要自责,一个文明的崛起,总要遇见很多波折!”

姜天眼神变得深邃而沧桑,一路走着,一路看着,感慨唏嘘,与众人神识传音。

“天星已经解放!把他们都解救了吧!杀了难民营的守军,开启传送阵,让他们都回去!”

白泽看得烦躁,双眸闪过森寒的杀机,神识传音,如此向姜天建议。

“不要急于一时,传送阵一旦开启,就会惊动赤野世界的强者,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!”

姜天不动声色:“我扫平此界,也不过三四天的事情,不会让他们受苦太久!”

“小哥,放心吧。”

周权却不知道姜天他们在商量什么,又为什么大把撒钱,挤眉弄眼地说道:

“在此地,只要你有钱,会活得很开心。上午就看修士斗妖兽,下午去赌坊喝酒赌钱,晚上去妓寨找个天星界的千金大小姐玩一把。充实又美滋滋的一天就过去了!”

那些个酒肆与赌坊,他都有股份,现在生意兴隆,连赤野修士都喜欢过来游玩,他大发其财,每天的收入超过一位小城城主。

姜天停住脚步,看向周权,似笑非笑地道:

“接下来的几天,你维持此地秩序,不要让赤野中人欺凌这些天星难民,给天星难民一些生活必需品!让他们不要自相残杀……”

“如果你能做到,我给你一套上品护甲真器。”

“你几个意思?”

周权听了前半截,歪着脑袋看着姜天,恨不得破口大骂,心说你都是难民了,管那么多屁事干什么?

“上品真器级的护甲……”

但听到最后,周权却不由露出几许激动之色,连忙拍胸脯道:

“放心吧!难民也是人!维护此地的秩序,保持难民的基本生存,本来就是我的责任!”

上品真器级的护甲,那自己穿上完全是土鸡变凤凰,能扛得住金丹击杀,甚至能当传家宝传下来。

“记住你的诺言!”

姜天一拍吞天魔葫,一套甲胄飞出。

这套甲胄,金光闪烁,其上精美的符文遍布,犹如鬼斧神工,妙然天成。

“真是上品真器啊……”

周权双手将甲胄捧在手中,双眼放光,口水险些没流出来,激动得浑身颤抖。

“我们去找赤野界界主谈一谈,争取成立共同抵抗仙墟的联盟。”

姜天眼中闪过一丝森寒,道。

“恐怕他们未必会答应啊!”

丁铃铛皱眉道。

“不答应,那就杀了!换我们认为合适的人!”

姜天淡淡一笑,仿佛在说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

“老黑,你在此地守护这些难民!谁敢欺辱,格杀勿论!”姜天笑道。

“那你爆出的金丹,可要给我留着!”

大黑狗流着涎水,涎着脸提要求道:“最好炼制成灵丹,我要麻辣味的!”

“你瞧你都胖成什么样了?”

姜天一脸嫌弃。

最近大黑狗吃了太多金丹灵丹,开始发胖,肥嘟嘟的几乎成了球形,肚皮都能挨着地面,走路吭哧吭哧。

“我这不是胖,而是丰满。一天一斤灵丹,真的不能再少了!不然你就是虐待动物,再说,我也想减肥,可是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啊!”

大黑狗委屈地道。

“行行行!我给你炼制就是了!你记住你的任务啊!”

姜天郁闷无比,说罢,便是带着众人飞出难民营。

这一次,姜天出去,周权根本没阻拦,反而依依不舍地喊道:

“小哥,记得回来啊!外面若碰到查户籍的,你没来历证明,还挺危险的!等你回来,周哥请你喝酒看戏!”

“好东西啊!啧啧,龙鳞金错符文,御雷符文,浴火符文……这玩意,能买一座巨城吧!”

等姜天消失在视野之中,周权又祭出那套上品真器级的甲胄,喜滋滋地笑着,翻来覆去的看着。

忽然,他翻到领口之处。

一行金丝刺绣的小字映入眼帘:“天道宗炼器阁为陈六合殿下御制”!

噗通!

周权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浑身颤抖如筛糠般,眼睛都直了,失魂落魄地喃喃道:

“六合殿下听说已经陨落,这,这是他们的战利品,这,这这些人都是谁啊?”

他大感不妙,吓得浑身哆嗦如筛糠般,惊恐欲绝,双脚发软地爬起来,手忙脚乱地摸出一个传音法器,道:

“不行!这是要出大事啊。我得向上级汇报,捅破天了啊!杀了陈六合的天星逆党入侵了啊!”

“周胖子,你想向谁汇报啊?谁入侵了啊?”

此时,大黑狗叼着大辣条子,嚼着灵丹,突然凭空冒出,扭动着肥大的屁股走了过来,笑眯眯地问道。

“你,你给我站住,束手就擒!否则,格杀勿论!”

周权拔出长刀,大声喝道。

“砰!”

大黑狗人立而起,一爪子就把周权拍得飞出百十米远,笑眯眯地道:

“你刚刚说的什么?再说一遍。信不信,我把你烤成七分熟给吃了啊!”

“黑兄,莫要冲动!冷静!一定要冷静!”

周权捂着胸口哇哇吐血,再也不敢放肆,陪笑道:

“吃我干啥?我太胖太腻,年纪又大了,肉又太糙,吃了肯定拉肚子。我还是带您去吃猪婆龙肉吧,又嫩又滑又爽口,还有麻辣味的!兄弟我请客,敞开了吃,管够!”

“猪婆龙肉?还麻辣味的?原来你也是老饕,有品位!我相信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!”

大黑狗眉开眼笑,涎水哗啦啦地流淌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