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7章:大郎,该喝药了(5)

对于这些计淮都是一口大意。

但是在有外人在的时候,他又是另一副模样。

恶声恶气的,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燕初渺。

小姑娘这会儿知道了,他的真面目,也不怕了,每一次就低着个头,谁也不理。

这样的日子,一连过了四天。

他连着四天都没有真的碰人家小姑娘一下。

于是乎,府里有流言渐渐传出。

有人说,少爷正在渐渐变好,也有人说少爷估计受伤了,或者身体不舒服不行了。

计淮并不想去沾那些东西,于是他听了壮汉的意见,那一个有名的大夫不坐实了,自己身体暂时不行的事情。

顶着别人的名字和别人的容颜,他并不觉得被诊断成不行,对自己有什么损害。

甚至完全不在乎。

直到他去了小姑娘哪里听见小姑娘稀奇又疑惑的目光。

“你是真的不行了吗?”

计淮:“……”

这会是私下里没有其他人在,他也就不需要刻意伪装了。

他很想说自己可以的,可话到了嘴边就停住了。

大概是看着他真的不会伤害自己,小姑娘现在胆子更大了。

他目光缓缓的夏夜,最后落到了某个地方,一脸的天真和单纯。

“那以后能好吗?是不是彻底不行了?”

计淮一张脸涨得有点痛,红是憋的,不知是羞还是气?

这个时代的女孩子什么时候那么开放了?

“这些不是你一个女孩子该问的。”他板着脸说。

“哦。”小姑娘乖乖点头。

计淮想要彻底跳过这个话题,于是问道。

“你这几天呆在福临门部门,要不要出去散散心?”

武富贵对于自己的女人出手还是挺大方的。

所以他也不必怕什么,直接把令牌放到了桌面上。

“你如果想出去的话,拿着这个令牌去库房拿钱。”

顿了一下,又补充。

“拿多少都随你。”

燕初渺没有客气的收下了。

“那你有什么喜欢的吗?”

“你是想送我东西吗?”计淮心里已经有点期待了。

他选择性忘记了燕初渺很有可能是花他给的钱,买送给他的礼物。

小姑娘点头。

他想了想,最后故作不在意的说。

“都可以,你随便送一个吧。”

“好。”小姑娘认真点头。

当天下午她就出府了,带着一众要换下人。

在外面待到了夜色降临之后才回来。

在这期间,计淮心不在焉的处理着自己的事情。

满脑子都是燕初渺会,送自己什么东西呢。

可以说所有的新生都不在自己做的事情上面。

但燕初渺回来之后,他就端坐在书房里等着。

人看着很淡定,似乎完全没有想起燕初渺。

可当得知燕初渺来了的消息时,他的唇角忍不住上扬了。

燕初渺进来的时候,身后丫鬟手里捧着一个大大的木盒子。

他板着个脸,并没有多看一眼。

却是在第一时间让所有的丫鬟下人都出去了。

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了,他才故作淡定的开口。

“你来找我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这是我想送给你的礼物。”燕初渺说着自己讲箱子,报道了桌面上。

这木箱子看着挺重的,爱在心里估算了一下,里面的东西估计也挺多的。

他按捺住激动的心,问的特别淡定。

“这里面是什么?”

燕初渺也不说,就打开了盒子。

入目的是一片绿色。

这是一件绿色的成衣。

绿色并不是他喜欢的颜色,但因为某种原因,这个时候,让他忍不住心生了欢喜。

“我觉得你特别适合这个颜色,所以看到的时候,没有忍住买了。”燕初渺笑得腼腆。

计淮的笑容微微顿住。

他适合绿色?

想着这个时代的人,并不知道绿色另一个的含义,他也强迫去忘记了。

“你不喜欢吗?”燕初渺紧张的问。

“喜欢!”他立马说。

“下次我多买一些吧。”燕初渺满意了。

“也是绿色吗?”计淮小心翼翼的问。

燕初渺点头,笑的天真干净。

“我觉得这个颜色是真的适合你。”

计淮:“……”不,我不觉得!

武府的夜晚是安静的。

这样的安静,却在半夜被打破了。

府里面进了贼人,所有的下人,丫鬟都出动了。

一大堆的人打着灯笼在找贼人,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混成一片。

燕初渺,被扰的睡意全无,她索性起了身。

伺候她的丫鬟是计淮重新给她安排的。

“夫人,是府里进贼了。”其中一个丫鬟说。

燕初渺微微点头,下一秒,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对着丫鬟说。

“你们也跟着去找吧,留几个在外面守着就行了。”丫鬟有些犹豫个,最后还是依言去做了。

在丫鬟们都出去之后,燕初渺,穿着单薄的衣服,做到了铜镜前。

看清楚的映照着她脸上这张看着有点别扭的脸。

镜子里出现了另一个身影。

她还没有发现,就有什么东西抵住了她的脖子。

紧接着他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血腥味。

他刚应该是伤了人,或者自己受伤了。

“别动。”是一道带着磁性低哑的声音,含着满满的威胁。

燕初渺很配合,地僵硬了身体,一动都不敢动,一双杏眼瞪得大大的,里面仿佛就刻上了害怕两个字。

“我,我不动。”

“听话一点,我不会对你怎么样,否则就不要怪我,不客气了……”男子又说了一句。

燕初渺透过铜镜看到了他的模样,他穿着一身的会议,脸上戴着面具,只露出了一双眼睛。

眼睛的形状是狭长的,瞳仁如点漆般,又似浓墨散开。

这是一双极为好看的眼睛。

这个时候面临这种情况,她应该是紧张害怕的。

于是他配合着瑟瑟发抖,一张小脸渐渐苍白。

计淮只以为是自己把人吓到了。

声音忍不住缓和了下来。

“别的别乱想,配合我就行,我不会伤害你半分的。”

“那你想做什么?”燕初渺问。

不等计淮回答,她又说了一句。

“少爷的房间不在我这里,在东边那里,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呀?”

“你要给我带路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