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万相之王 > 都市言情 > 福运逆天:捡个太子来种田 > 第364章 大好盛世

这暗卫打扮的人冲向首席,对着跪坐在首席上那穿金戴银的首饰架子喊道:“当年你杀了我的兄长,现在我要替他报仇!”

说罢,不等那首饰架子回过头来,就举着短刀就朝她刺了过去。

鲜血染红王氏的衣衫,她错愕低头看了看从胸口里刺出来的尖端,忍着剧痛,又委屈又哀怨。

她回过头,借着昏暗的烛光,疑惑地看着张文守:“我连麻雀都不敢杀,你……为何要找我寻仇?你、你到底是谁?”

张文守错愕地瞪着她:“你又是谁?!”

他明明打听清楚了,唐与柔这个杀掉他哥哥的仇人终于来到司马煜身边了,而且她穿着一身金子做的衣服,和皇帝十分恩爱。

现在司马煜都死了,这个戴着满身金饰抱着他痛哭的人,居然不是唐与柔?!

他杀错了人?!

“噗嗤——”

愧疚让张文守分了心。

她根本就没注意到王氏怀里躺着的司马煜睁开了眼,还举起袖箭对准了他。

袖箭正中他的喉咙。

张文守丢了匕首,踉跄了几步,跌坐在地上,错愕地看着司马煜和跑过来的宫妃。

“他有没有刺到你?哎呀早就说了四象福果不靠谱,总是在危险边缘走钢丝,还不如直接造个加特林全部突突突了。”唐与柔上下扒拉着司马煜,看他有没有受伤,用袖子给他抹掉溅在脸上的血迹。

“好、好一招李代桃僵……”张文守哀怨地望着这一身宫妃华服面无华饰的女子,明白了他们的计策,可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复仇了,倒在地上咽了气。

“陛下……”王氏匍匐在地上,哭得杏雨梨花,伸着苍白的手,想去抓司马煜的鞋子。

司马煜踹开她的手,冷淡道:“别装委屈,这毒酒是你端来的!”

王氏虚弱至极,却从未有这样怨恨过:“若不是你负了我……”

司马煜垂眼:“不过是宗室的牺牲品而已,我还怨你占了我后位呢。”

“你你你……”王氏错愕,随即露出悲愤之色,最终没能再说什么,趴在地上咽了气。

唐与柔站在司马煜身边看见了这一切,无语半晌。

她觉得王氏可能是被他气死的。

与此同时,离火宫的混战进入了尾声。

司马煜的苏醒是一个暗号,暗卫不约而同地制服身边的人。

像太师太傅之流,从一开始就安安稳稳地坐在矮几里,他们站在身边是为了保护他们。地上躺着好些尸体,都是司马亮的亲信,而不少飞溅的血则是受伤的宗室之人,他们仅仅是皮外伤。

没过一会儿,场面被全部控制住。

亮王发丝凌乱,衣服上好几道血痕,狼狈极了,被两人压着跪在司马煜跟前,还是一脸不服之色,怒道:“你居然诈死!这一切都是王氏所为,国不可一日无君,本王忧心国事才着急上位,并没有不敬之意!”

这话说得可真够厚脸皮的。

“是吗?”司马煜眸光淡淡。

宫人呈上了几封部落语言写的密信,还有军部精铁技术泄密者的书信。

他一把将罪证丢到亮王面前,怒喝:“你还有何话说?”

亮王此时才明白过来,自己的一切计划早被看穿。

他轻笑出声,再到放声大笑。

不甘、错愕、狂怒,种种复杂情绪混合在一起,笑声在山顶上回荡。

最终只剩下三个字:“我服了!”

不需要再求情,也没有必要。

司马煜挥了挥手。

暗卫当即砍下他的首级,一直拥护司马煜的近臣宣读着罪臣的罪行。

这圣旨早就拟好了。

众人安静如斯,没有人敢说出任何一句话。

然后呢?

在宣读圣旨的过程中,司马煜牵着唐与柔的手,施施然离开了离火宫。

司马煜问:“血腥气这么大,要收拾多久才能干净?”

唐与柔:“不用担心,山风大,不一会儿就散了。而且我研究出来的洗衣液,一刷就好了。”

太师、太傅紧随其后。

月余后,金库归拢,司马煜拨款基建,改造城池,安置流民,分配耕地。各城以郾城和联盟的管理制度为模板,重新清算户籍。爵位不再世袭,新政实施畅通无阻,无人再敢阳奉阴违。

在此之后,连续数个丰年,粮产日益提高,百姓富足安乐,天下太平。

……

离火宫之变的当下,两人坐着轿子,从山顶回到山腰的晏居宫,换了身轻便的衣服才来到正殿。

这里摆了第二桌宴席。

唐豆儿趴在桌上转着转盘,看着一道道菜在眼前晃过,哀怨:“皇帝哥哥和大姐姐怎么还不来?我快饿成扁豆了。”

“多大的人了,还一口一个大姐姐叫?别转啦!”幼娘坐得端正,尽量放缓呼吸,好少吸进去一些香气,试图分散注意力,“你来帮我看看,我的珠钗乱了吗?”

唐豆儿转头打量了她一眼,故意夸张地说:“乱了,你的珠钗歪了,胭脂也花了!”

幼娘很紧张地拿出唐与柔派人寄给她的镜子,照了照:“臭豆儿,哪里有花?明明好好的!”

“花花?”小月听见了关键词,从衣兜里摸出一朵花花来,递给幼娘。

幼娘正想去接,还没来得及道谢,那边太监通报了。

“皇上驾到,盟主到!”

“姐姐!”“大姐姐!”

这两个大的飞扑了过来。

唐与柔伸手拥抱住两人,开心地快哭了。

一别数年,他们的个头都长高了,豆儿跟着司马煜一起习武,十二岁的小男子汉显得很壮实,胳膊伸出来硬邦邦的。幼娘是太傅孙女,封了乡公主,得了封号佳菡,如今十六了,整个人看起来一股子书卷气,细巧静美。

那边的小月看见娘亲被他们抱了,而自己拿出来的花花无人问津,努着小嘴,有些小怨念。

司马煜一把将她抱起来,对着她手里的花花嗅了嗅:“好香哦,小月还有没有?”

小月随即笑了起来,用甜甜的小奶音说:“有哒,有好多花花!”

……

晏居宫正殿的屋顶上。

老太傅和老太师对月喝着酒,听着下面嬉闹欢乐的声音,叹着气。

“刚才还没吃饱。”

“可惜下面没我们的位置。”

老太傅喝着酒:“唉,这个世道啊……都怨你,放出这么个神仙,我到现在都没习惯用硬笔写字。不过,我的病被治好了,还能有酒喝,坐在这样绝佳之地欣赏美景,也是不错的。”

老太师摸了摸胡须:“你还是跟以前一样,对什么事都能挑毛病。福灵山水图还空着一大半呢,要不剩下的交给你来画?”

老太傅推辞着:“不了,我可算不清别人的命数!”

老太师眺望远方,享受着山风:“这大好盛世,万里江山,美不胜收啊……”

(全文完)